韩国“带货”综艺等级测评,A班名额花落谁家?_腾讯新闻
近期备受重视的两档综艺,《神往的日子》和《极限应战》在正式播出之前,不谋而合地联合淘宝主播薇娅进行了一次公益助农直播,给当地因疫情滞销的农产品带货。两次直播在观看人数、出售额、论题度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而“带货”也是接下来综艺的风向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各大视频网站本年估计推出12档带货类综艺,包含爱奇艺《我是带货官》、腾讯视频《代号K计划》、优酷《爆款来了》第二季等。这既源于广告客户对节目转化率要求的进一步提高,另一方面也源于综艺节目在寻觅新的盈利方法。那么在国内这股“带货”热潮降临之前,影视工业调查对多档韩国带货类综艺进行了测评,看看这些节目是怎么将带货融入其间,又别离取得了怎样的成果? D级-《购物王》&《粉色节日》: 韩流明星和我国网红的失利牵手 韩国人有着极强的文明自傲和民族自尊心,更有着让韩流、韩货席卷国际的执念。跟着“限韩令”的松动,韩国期望再一次翻开我国商场,2019年末推出的两档节目,TV朝鲜《购物王》和MBC music《粉色节日》便都与时俱进地约请了我国网红参加,期望统筹我国的商场。 《粉色节日》是韩国MBC电视台联合天猫美妆推出的美妆访谈节目,由高俊熙、金钟国、黄光熙、钱琨、金敏圭担任MC,每期设定不同的主题,比方圣诞派对妆,明星选择产品试用后引荐,由网红决定将哪些产品带回我国,作为直播礼物送给粉丝。此外,还会经过教育韩国明星仿妆、韩式妆容来传达K-beauty。节目保持着惯例美妆综艺的形状,我国网红在其间也只充任着边际人物,并无太大新意。 《购物王》则让我国网红作为网购导师与韩国明星组队,在国内渠道面向我国观众出售产品。韩国明星方面,H.O.T安胜浩、T-ARA朴昭妍、2NE1-朴山多拉、EXID-慧潾等,都是在我国具有必定粉丝根底的偶像。而节目约请的我国网红主播,张译文、芳儿&菲儿、Kathy 等,并没有到达薇娅、李佳琦的等级,关于大部分我国观众来说也是生疏的。 明星和网红互选组队之后,明星会在一个星期内简略学习一些中文,试用产品并规划直播主题。直播对决一共进行5次,比方第一轮是4小时的美妆直播,每次都会归纳销量、观看人数、评定分数进行1-4名的排名,优胜者会取得“购物王“称谓。 尽管一季节目只要7期,但每一轮内容过于重复,都是组队+直播,并且言语、文明差异仍然给两边的沟通形成问题,跨国网络也屡次呈现毛病,影响了观感。节目在韩国收视惨白,也引发了我国网友的恶感,以为这是韩方想卖掉囤积货来捞钱的策划,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见,并非简略地约请我国网红担任嘉宾,就能取得我国网友的好感并翻开我国商场。 C级-《访销少年团》&《拜访出售团》: 明星担任出售员,不看粉丝看人脉 比较于电视台节目,韩国网综广告植入的空间较大,更有利于完结金主的带货方针。近年来的两档微综艺《访销少年团》和《拜访出售团》,都选用了工作体会的方法,让明星化身出售员上门推销,在这个过程中到达带货意图。 Naver TV 2018年6月上线了《访销少年团》,节目称号是仿照防弹少年团而来,“访销”是拜访和出售和缩写。节目由BOOM、刘载焕、Sam Okyere担任固定嘉宾,以“不论什么产品不论什么状况不论身在何处都要进行推销”为主旨,在全国各地打开上门推销产品服务。 《访销少年团》主打随机性和不确定性,出售团会去到公寓、大学、乡下等各个地方,为达到销量竭尽各种办法,比方为产品即兴rap、约请女团成员参加、打电话给社长让其购买公司产品等。作为单期时长在5-10分钟的微综艺,节目保持着较高的更新频率,6个月内一共播出了79期。 与上述节目称号类似的《拜访出售团》,出自成功打造了《Workman》的JTBC和LULULALA工作室,在此之前,LULULALA工作室也推出过一些带货类网综。节目由水晶男孩-张水院、winner-李昇勋、PD系列选秀演员权玄彬担任明星推销员,每期协助一家公司带货,在一天之内尽或许多地卖出产品,可以取得出售额的5%作为报酬。 而《拜访出售团》的单期时长在10分钟左右,连续了LULULALA工作室一向的短平快风格。明星首要来到公司实地考察,承受资深职工们的教育,再进行产品出售。节目本来策划是让明星在商场进行出售,但受疫情影响,改为动用自己的人脉登门拜访推销,这也构成了节意图首要亮点:明星老友之间的“强买强卖”和不断扩大的嘉宾阵型。 嘉宾凭仗三寸不烂之舌进行推销,合适椎间盘杰出患者运用的化装品、能替主人办后事的宠物石头号产品只能用来“杀熟”。而明星老友出于友谊和体面购买产品相当于进行了资源沟通,能凭仗出演节意图时机添加疫情期间的曝光和宣扬著作。 B级-《卖完才干回国》第二季: 五天四夜运营快闪店,异国他乡推行国货 Channel A于2018年9月推出《卖完才干回国》第一季,根据Channel A在东南亚有电视频道,节目选用电视购物比拼的方法,由利特和池石镇带领两队在泰国、马来西亚出售韩国中小企业的产品,只要在规则时刻内出售出必定数量的产品,嘉宾们才干回到韩国;不然就需求在当地街边或商场持续贩卖,直到卖完停止。 电视直播卖货的方法过于单一导致节目中后期乏力,前四期收视率一向保持在0.5%,后八期跌落至0.3%。从带货的视点来看,尽管达到了出售方针,但过度依靠明星效应,产品很大程度上都是粉丝买单,还呈现了粉丝站子有组织的团购行为。 第二季方法改为五位明星在越南运营一家五天四夜的韩国产品快闪店,需求达到必定的出售额才干坐飞机回国。快闪店东营产品是速食食物和化装品,食物快速加工后可在店内食用,化装品顺便化装和摄影服务,相当于美食店和美妆店的二合一。从店肆规划装饰、产品选择定价,再到后续运营,都是由明星亲身进行。 异国他乡的出售让在当地认知度较低的韩国明星真实面对着带货的压力,他们需求战胜言语障碍和当地人打开沟通、各尽所能拉客带货。在这一过程中,观众也能感遭到越南的风土人情和不同文明的磕碰。越南篇首播收视0.7%,后续根本保持在0.6%,比较第一季有所提高。 A级-《如果在电视上看到》: 让观众享用光明磊落的广告植入 不同于我国广告的花式植入,韩国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关于电视节意图商业化监管非常严厉,尤其是关于公共电视台,不允许在节目中呈现广告宣扬语、假充实践的广告画面等误导顾客,植入太显着、品牌过于明晰都或许遭到相应处分。而SBS电视台4月底推出的试播节目《如果在电视上看到》,则致力于让观众“享用”广告植入。 《如果在电视上看到》以PPL(广告植入)为主题,让广告植入真实成为内容自身。节目由搞笑演员俞世润、梁世炯、张度练、《Miss.Trot》冠军韩佳人、UFC选手金东炫、偶像歌手金在焕担任嘉宾。成员们随机选择产品,需求瞒着互相赶快完结广告主的一切条款,完结使命的先后顺序对应不同的奖赏金额,节目组会将收益和产品进行捐献,最终一名则会遭到赏罚。 节目展现的都是作为直接广告提供给SBS的产品,比方洁面膏、草莓、胶原蛋白粉、花洒等,被放置在房子的各个旮旯。而广告主们还会提出带有综艺亮点的使命,比方挑出100颗草莓籽、用无线吸尘器转移10个西瓜、重现90年代广告中穿戴紧身裤跳过椅子的局面等,嘉宾费尽心思完结使命的过程中笑点频出。第二期重视遭到疫情影响的中小企业,为其进行产品推介,进一步提高了节意图社会价值。 《如果在电视上看到》一改韩国广告的植入方法,让一般会让观众恶感的广告成为了节目内容的核心内容,完成了多方共赢。关于节目组而言,不必费尽心机地为广告主规划植入计划,还超额完结了带货方针,尤其是金在奂抽到的草莓、吸尘器敏捷售罄。客户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植入频次和时长,观众也收成了从天主视角窥视广告植入背面的新鲜体会。节目在韩国收成了不错反应,观众称誉其搞笑又有含义,有望成为正式编制节目。 结语 这些“带货”类韩综选用了不同的方法,既有全新形状,也有在美妆访谈、工作体会类的根底上加以改造,《如果在电视上看到》让广告植入成为内容、推进叙事;《购物王》和《粉色节日》结合国内盛行的直播带货方法,约请我国主播担任嘉宾;《访销少年团》和《拜访出售团》让明星上门推销。《卖完了才干回国》则让明星们化身为电视购物主播和快闪店东。关于国内行将到来的“带货”类综艺来说,这些节意图经历和经验无疑是值得罗致的。 — THE END — 作者 | 刘翠翠 修改 | 杨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